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63888刘伯温开奖 >

63888刘伯温开奖

孟良崮战役最紧张的时刻是什么令叶飞感叹汤恩伯哀叹?

发布日期:2019-08-02 09:51   来源:未知   阅读:

  所谓崮,是说形状奇特的山。一般山的山顶是尖的,崮的山顶却好像是平的,犹如被什么东西削去一样。崮的四周,大多是悬崖峭壁,陡不可攀。孟良崮,则是这七十二崮中最大的一个崮。

  显然,从战争的角度,这绝对不是一个理想的进攻地形。山地战斗中的防御方凭着高高在上的地形和构筑的复杂工事往往能够取得巨大优势,但这也意味着战斗将极为残酷。平型关、大别山,哪个不打得惨烈无比?上甘岭、松骨峰,哪个不是绞肉机?

  战争的进程也印证了这个规律。1947年5月,华东野战军抓住战机,将张灵甫整编74师围困于孟良崮之上。此时的张灵甫,心中打起了“固守待援,中心开花”的算盘,就是以74师为饵,吸引华野主力,周围的几十万军则有了反包围的机会。

  进攻张灵甫的战斗是在5月13日黄昏开始打响的。经过2天的生死激战,虽攻下了一旁的几个小山头,但张灵甫的主力尚在顽守主峰,战斗仍进行得异常惨烈。

  进攻部队前仆后继,刺刀见红,拼死搏杀,有的连先后换了七个连长。仗还没有打完,孟良崮的主峰山顶已经被削去了好几尺。

  经历过无数大仗的粟裕,都有了触目惊心的感觉。他评价道,这是一场血战到底的恶仗,其激烈程度,为解放战争以来所少见。

  危险与战机同时产生。攻下,就能打掉蒋介石手中的“王牌军”;攻不下,很可能被敌人合围。5月15日下午1点,粟裕正式下达了总攻令。

  众所周知的是,任何一次歼灭战,主攻固然重要,但是,阻援也同样是举足轻重的。

  天马山,是孟良崮西北边最近、最高的山头,也是阻击战中最重要的阵地。黄百韬的整编25师不惜采用人海战术,组织整团整营往解放军阵地猛撞,炮火轰鸣。

  解放军这边,在总攻发起之前,指挥部决定从阻击部队中抽兵攻打孟良崮。留给一纵一师师长廖政国阻援的,只有几个刚从地方上升级的新团。我阻击部队拼命抵挡,但敌人近万援军漫山遍野。

  我阻击部队伤亡殆尽!在天马山主阵地指挥的廖政国手头,身后只剩下七八个战士,并且与前沿指挥所失去了联系。

  如果我们重新看一下当时的作战态势图,就能明白凶险所在。距孟良崮最近的地方,就有黄百韬的整编25师,李天霞的整编83师以及桂系钟纪的第7军。加上外围的部队,蒋介石亲自指挥了十个整编师,包围在了我军周围。

  硬仗、恶仗瞬间变成了险仗。一旦让黄百韬突破天马山防线师不仅能够解围,华野将陷入重兵包围、腹背夹击,更可能出现张灵甫所预计的“中心开花”的效果。

  紧要关头,天马山北面的一个山沟里,一支解放军部队正飞速前进。这是四纵十师二十八团二营营长率部赶往孟良崮,廖政国果断上前向该营长说明情况。营长随后立即奔赴天马山阻援阵地,将敌击退。

  不需要命令,不需要人情,为了一个统一的目标,我军时刻都能拧成一股绳!时任一纵队司令的叶飞对此感叹:“这种情况也就人民军队才会出现。”

  为什么说这种情况只会在人民军队出现?我们从张灵甫点评国军一段话或许能看出一些端倪:“彼此多存观望,难得合作,各自为谋,同床异梦”。

  在74师的各路援军中,大概只有猛攻天马山的黄百韬是没有杂念的,身为中央军旁系的他为了战功不惜格外用力。

  然而,其他部队的想法却不太一样。整编83师师长李天霞因与张灵甫素日不和。早在张灵甫还未撤到孟良崮时,其上级要求其策应74师右翼,但李天霞仅派出了一个连,带着报话机冒充一个旅的番号。孟良崮战役打响后,李天霞一面用电报下令距74师最近的57团增援,一面又用电线团即时撤退保留实力。

  同样,属于桂系的第7军在接到增援命令之后,由于和蒋介石的嫡系存在矛盾,仅仅派出了杯水车薪的一个团。即便被再三催促严令之后,第7军军长钟纪也只是派一个师的兵力去协同整编83师。

  眼看着“王牌军”快要葬身沂蒙山区,急红了眼的蒋介石对各增援部队下了死命令。就在16日上午8时,蒋介石给增援部队发出手令,威逼各部援兵将领说:“如有萎靡犹豫,巡逡不前,或赴援不力,定必以贻误战局,严究论罪不贷!”

  兵团司令汤恩伯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不停地向“兵团各部”发急电,一面严令增援部队“不顾一切,星夜进击”“击破共军之包围,救袍泽于围困”;一面用乞怜的语调,希望各部队发扬什么“亲爱精诚之无上武德与光荣”,说什么“岂有徘徊不前,见危不救者,绝非我同胞所忍为,亦恩伯所不忍言也。”

  然而,软硬兼施都不见效,直至16日下午,各路援敌始终没能突破华野包围圈一处。

  随后的故事结果就显而易见了。1947年5月16日下午,被称之为“御林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74师,在山东孟良崮全军覆没。

  蒋介石在孟良崮战役结束后哀鸣:“厥为各级指挥官每存苟且自保之妄念,既乏敌忾同仇之认识,更无协同一致之精神。”

  实际上,整编74师的覆灭早在内部长期不断的党同伐异中便种下了失败的种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军队内部的山头林立、分崩离析,反应到军队指挥上便是推诿扯皮,龃龉不断,这不是武器装备、兵员素质能解决的问题。

  反之,我军自八一南昌起义以来便有着高度的组织性和纪律性,即使分散在全国各地依然能服从来自远方的党中央的指挥,孟良崮战役正是全国解放战争胜利的一个典型和缩影。

  在今天,国际形势风云诡谲,我军面临着诸多挑战和来自改革转型的考验。可无论困难多少,“敌军围困千万重,我自岿然不动”的定力不可少,团结一心、攻克时艰的精诚团结更不可少,我们更无惧任何霸权的威胁。

  就像陈毅元帅在孟良崮战役后诗词所说一般,我们不怕任何困难和强敌,团结一致的人民军队正是在战火的历练中由弱变强,一步步走向胜利: